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周业安的博客

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教授

 
 
 

日志

 
 
关于我

周业安,安徽绩溪人,先后毕业于江西景德镇陶瓷学院、浙江大学和中国人民大学,1999年获经济学博士学位,后留校任教至今。现为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西方经济学专业,行为和制度经济学、公司金融研究方向。

网易考拉推荐

决策背后的网络力量  

2009-04-27 19:02:08|  分类: 社会经济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文发表在《21世纪经济报道》,2009年4月6日J38版:读书。

决策背后的网络力量 - 周业安 - 周业安的博客
决策背后的网络力量 - 周业安 - 周业安的博客

  让我们重新去阅读格兰诺维特吧!重新认识到信任等非物质因素在组织和社会交往中的重要性。钱是重要的,但肯定不是唯一的。因为我们都像一个个棋子,被镶嵌在巨大的社会网络当中。


  当张三决定去找工作时,也就意味着他走入了劳动市场。按照经济学最基本的解释,现在张三是供给方,企业是需求方。企业是要追求利润最大化的,通过权衡雇佣张三所能给企业带来的好处以及可能需要支付给张三的报酬,来决定是否雇佣张三。而张三作为劳动供给方,需要权衡从劳动中所得到的好处以及自己所付出的代价,通过权衡,张三决定是否接受劳动合同。在劳动市场上,类似张三的劳动者和企业都需要不断地做出上述权衡,以决定是否签劳动合同。只要劳动者和企业都是自由选择的,那么各自都能选好自己满意的对象,此时劳动市场达到所谓的均衡。该招人的企业都招到自己满意的人了;该找工作的人都找到自己满意的工作了。

  在上述过程中,实际工资是起决定性作用的。对企业来说,实际工资就是雇佣员工所要付出的代价;而对劳动者来说,实际工资就是工作所得。因此,实际工资在劳动市场上,就如同一个杠杆,有效地调节着供求双方的行为。当市场上供过于求时,实际工资会下降;反之则上升。通过工资的调节,市场才能够取得均衡。如果我们看到市场上存在一些人找不到工作,那么就可以认为,是这些人可能不愿意接受合适的报酬,比如嫌工资低;或者工作不合心意;或者正处于寻找期;甚至根本就不愿意工作。给定实际工资的灵活调整,至少在一个较长的时期内,劳动市场会自动出清。

  经济学所描绘的这幅画面是非常美好的。市场出清时,人尽其才,物尽其用。当然,在现实当中,劳动市场和我们设想的不一致。经济学家主要发现了两个问题:第一,劳动市场的制度因素可能导致实际工资不是很灵活变动,比如劳动合同的签订不是同一时间;存在工会的干预;甚至存在政府对工资的管制等等。第二,就是信息因素。在劳动市场上,寻找工作的人可能需要花时间去了解有关企业的各种信息;而企业也需要通过各种笔试面试来获得求职者的各种信息。即便如此,还是会存在信息不对称问题,特别是企业对求职者的能力不可能完全了解,这种情况下就可能出现低能力的冒充高能力的。按照经济学的术语来说,就是劳动市场上出现了逆向选择,劣币驱逐良币了。因为这些制度和信息因素的存在,会导致劳动市场实际工资不灵活,并进而导致市场无法出清。结果不情愿的失业出现了。

  但是,上述制度和信息因素是否真的如理论所预想的那样厉害呢?让我们看看现实的劳动市场。假如你去找工作,你首先会怎么做?一方面,你肯定要投递简历,然后参加各种笔试面试,按照经济学家的说法,这就是为了尽可能降低信息不对称,求职者依此来发送信息,让企业更多地了解自己;但另一方面,你肯定还有其他办法让企业接纳你,经常用的就是通过朋友、老师、亲戚等介绍或者推荐。由于推荐人本身是可以让企业信任的,通过介绍和推荐,实际上大大降低了寻找工作的信息成本。这也就意味着,如果劳动市场上存在大量的关系网络,那么这个网络实际上就可以起到缓解信息不对称的作用,并且促进市场出清。那么是否存在这个网络呢?早期的经济学家并不在意这点。但有一个社会学家,名叫格兰诺维特的,却深切意识到这个网络的重要性。

  格兰诺维特发现,在劳动市场上,个体不可能像新古典经济学家所设想的那样独立决策,同时个体也不可能完全是社会关系的总和。在他看来,个体还是个体,不过是嵌入在某个社会网络当中的。譬如我们每个人其实都是一个个体,经常思考着各自所需要的各种权衡。但同时我们每个人又都处在各种亲朋好友编织而成的巨大网络当中。自己的决策不可避免地会受到这个网络的影响。最形象的例子就是婚姻。按照新古典理性经济人模型,进入婚姻之前,男女双方根据自己的目标函数和约束条件求解,依此来决定各自的婚姻行动。但格兰诺维特则告诫你:你和对方结婚,并不仅仅是嫁(或娶)对方一个人,同时还要看到,对方的身后附加的一个亲朋好友组成的网络!

  毫无疑问,格兰诺维特所提醒人们注意的问题,实际上是每个人在决策时都必须面临的。在经济学中,过去不存在这种社会网络的概念,也不需要在意这种社会网络的影响。假如存在人与人之间的互动,那么博弈论也可以假定两个代表性当事人的策略选择,然后推广到N个人,无需考虑多几个人后可能会产生的化学反应。因此,利益以外的因素是不存在的。人和人之间只能相互算计。即使有文化之类的东西,那也是无限次算计的结果。但是,格兰诺维特明确指出,如果个人是镶嵌在一个网络当中的,那么信任就非常重要。因为信任是维系网络稳定和持续的重要力量。比如,如果是一个好朋友推荐某个人来单位工作,那么凭借对这个朋友的信任,你无需算计,也可以很信任地接纳新员工。同样,朋友之间互通信息和帮助之类是经常不算计的。类似的,在一个单位中,上级没必要像防贼一样防着下属。好的领导总是对下属表示信任。因此,在一个好的组织当中,往往在物质激励之外,赋予了很多非物质的交流和激励,比如情感,比如信任,比如尊重等等。

  格兰诺维特的这些思想对后来的社会经济研究产生了巨大的影响。笔者十年前就已经非常关注他的思想,并且在一些研究当中开始运用这些思想来试图解释中国的制度变迁。但受制于当时的文献信息,国内只有部分学者对其比较关注,影响范围也是局部的。所幸现在有了《镶嵌———社会网与经济行动》(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07年)一书,其中收录了他的代表性论文,这样就可以使得更多的国内读者对这个杰出学者进行全面地了解。在这个论文集中,我们不仅可以了解镶嵌这一思想的来源,而且还能够了解到他关于门槛效应以及弱连带在社会交往中的作用。特别是还能够知道他的思想在分析劳动市场以及企业内部组织方面的巨大优势。

  格兰诺维特之于学术,就是很大程度上引发了新经济社会学,在他之后,不仅新制度经济学和社会学紧密融合,而且还逐步引入了经济学的最新进展———行为经济学,讨论信任和个体偏好的关系,由此使得我们得以更深入地理解社会经济变迁。当然,在如今的学术界,新经济社会学已成为经济学家和社会学家最感兴趣的话题之一。如果你对这些学术研究很感兴趣,当然可以阅读刚刚出版的斯梅尔瑟和斯维德伯格的《经济社会学手册(第二版)》(华夏出版社,2009年)。在这本书中,我们可以看到格兰诺维特所引发的各种研究成果的总结。所谓手册,当然就是精华的汇总。在国外,这种学术性手册中的每一章节都是该领域中最杰出者撰写的,都是对该领域的研究成果的一个系统综述,故此对于研究者来说,是最宝贵的精神财富。

  让我们重新去阅读格兰诺维特吧!重新认识到信任等非物质因素在组织和社会交往中的重要性。钱是重要的,但肯定不是唯一的。因为我们都像一个个棋子,被镶嵌在巨大的社会网络当中。格兰诺维特在朝你微笑,假如你认识到,每个决策背后的网络力量!

  评论这张
 
阅读(484)|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