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周业安的博客

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教授

 
 
 

日志

 
 
关于我

周业安,安徽绩溪人,先后毕业于江西景德镇陶瓷学院、浙江大学和中国人民大学,1999年获经济学博士学位,后留校任教至今。现为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西方经济学专业,行为和制度经济学、公司金融研究方向。

网易考拉推荐

写在茅于轼先生八十寿辰之际  

2009-01-14 10:01:57|  分类: 麦兜的唠叨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一直坚持认为,经济学家的专业素养不仅仅依赖发表的论文在什么档次的学术刊物上,AER和JPE等顶尖学术刊物能够有效证明学者在国际经济学界的顶尖专业能力,或者《经济研究》等能证明国内学者在国内经济学界的顶尖专业能力,但也仅仅是专业能力而已。专业能力不过是专业素养的一个方面。专业素养还包括一些容易被人们所忽视的方面,那就是个人的行为。通常我认为,从经济学家的个人品行,就能够推知其对经济学的领悟程度。当然,这仅仅是个人愚见,或者偏见。我一直牢记曼昆在其《经济学原理》中所讲的,经济学的首要任务是让学习者成为一个合格的公民!

那么具备好的经济学素养的行为特征是什么呢?我以为最根本的就是:经济学的核心就是价格机制,或者说是自由市场和竞争,而自由市场的前提是权利明晰界定下的平等交易,这就要求在交易的过程中对他人的权利的认可和尊重。俗话说,无规矩不成方圆。自由市场从来都是有规则的,有规矩的,而不是所谓的自由自在的。因此,真正理解自由市场的人,懂了价格机制的人,自然就懂了对他人权利的认可和尊重,对规则的尊重。也就不会做出侵犯他人权利的行为。这一点在计划经济下是不可能做到的。因为计划经济是依赖某个计划者,而这个计划者可以随时以计划的形式或者以公共利益的借口剥夺人们的权利,比如随时拆掉老百姓的房子,随时征用老百姓的土地等等。所以,赞同计划经济的人从来都不懂得对别人的权利的认可和尊重,因而也就必然会走向暴力。20世纪的计划体制实践已经完全验证了这一点。同样,伪自由主义者也不会懂得这一点。这些人都标榜自己是自由主义的,并自认为是在促进自由主义理念的,但仅仅理解了自由自在,却没有懂得自由的背后是某种约束,自由甚至可以理解为某种伦理。比如一些所谓的自由主义者对范跑跑的辩护。

因此,一个具有良好素养的经济学家就应该在行为上体现这些。而国内能够见到具备这种素养的经济学家吗?我以为茅于轼先生就称得上。从我认识茅老直到今日,也十年有余。从当年的经济学初学开始,在天则开始旁听各路神仙的讲演和辩论,也逐步开始接受了自由市场的理念。在我的博士论文的后记中,我特别说明了这一点,即我的经济学训练其实一大半是在天则完成的。在一篇小文中,我曾经详细记录了当时的情形。当然,这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当我还是一个初学者的时候,有了接触茅老的机会,并有幸得到他的指点和帮助。实际上我不过是接受他帮助的众多人员中的一个而已,并且非常普通的一个。即便如此,当有讨论时,如果涉及到对我有帮助的问题,茅老居然会亲自写信给我,这在当时惹得很多同学的羡慕。有一个细节我是极为感动的,那就是他对我的称呼是“业安学友”。这个细节足以显示茅老的心胸和对他人的尊重。要知道即使撇开他的名望,就年龄来说,他也是爷爷辈的。就因为考虑到平等,才选择这样一种称呼。除了让我感动,当然还有至关重要的一点,那就是让我懂得了一个自由主义经济学家理念当中的自然的他人的尊重。我说过,茅老虽然没有写过杰出的学术论文,但却是真正国内少见的自由主义经济学家。这是我的亲身体会。学生时代的那几封信我一直珍藏着,这是对我的一种激励。永久的激励。虽然自己是个急性子,目前还缺乏茅老那种虚怀若谷的涵养,但在这种激励中也改进了许多。

当然,日常生活中茅老对规则的尊重几乎无所不在。吃饭的时候总是按照自己的量点,即使掉在桌子上的饭粒,同样捡起来吃下。这也是我亲眼所见。如果不是亲眼所见,我根本不知道茅老的严谨到如此程度。直到今天我还做不到。这当然体现了自己的意志力薄弱,另一方面也体现了我的个人修养还远远有距离。在赴约的时候,茅老从来都是提前一点到,从不迟到。以前他经常自己骑自行车从三里河来人大等地开讲座。要知道那时他已经接近七十。我和很多人说,茅老的这种个人修养不知道何时才能体现在我们身上。跟别说他的温文尔雅。在任何交流时,无论对方是否年纪大 ,是否有地位,茅老从来都是拿出笔记本,认真记着,没有一点架子。这一点,我也做不到。茅老对任何人都是以请教的口吻。即使他的观点被很多人误解,以至于网络上对他出现了无休止的人身攻击,茅老仍然是一笑置之。因为他一直认为,这是别人的事。这种胸怀,说实话,我迄今只看到他一人具备。

我不想把其他的很多经济学家和茅老做对比。因为这会让我觉得绝望。我想在这里说的,就是经济学素养应该体现在个人修养当中。特别是自由市场的精髓是和个人品质融为一体的。自由市场的出现,才带来了现代文明,才有了对人的权利的不断的保护和尊重,才给人们有更多的幸福。认真阅读历史,其实可以看到,即便自由市场存在诸多不足,也还是能让人体面的生活。而任何偏离自由市场体制的实验,都让人生活在没有尊严的社会中。我想,茅老一生倡导自由市场,并身体力行,通过自身的品行以及扶贫实验,来展现自由市场的魅力。也是充分认识到这一点吧。

我想起勒庞的《乌合之众》,同时也想起阿伦特的《极权主义的起源》。很多经济学家假定大众都是理性的。但我不期望。大众对自由市场的好处的认识需要一个过程。尽管现在很多人对茅老不满。但茅老以前对我们反复强调的信条就是:以直报怨!

以此恭祝茅老八十大寿!

  评论这张
 
阅读(527)|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