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周业安的博客

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教授

 
 
 

日志

 
 
关于我

周业安,安徽绩溪人,先后毕业于江西景德镇陶瓷学院、浙江大学和中国人民大学,1999年获经济学博士学位,后留校任教至今。现为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西方经济学专业,行为和制度经济学、公司金融研究方向。

网易考拉推荐

公共治理30年得失谈 (下)  

2008-02-28 10:10:52|  分类: 社会经济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周业安:公共治理30年得失谈

 

作者:本报记者 季晓莉 (2008-2-25 15:08)

     中国经济导报  2008年2月28日 农历戊子年正月廿二

  http://www.ceh.com.cn/focus_detail.asp?id=26971

 

记者:那么1994年分税制以来还有哪些小的变化?

   周业安:实际上我们也在进行一系列微调。渐进式改革也有很多工作在做。第一,非常明显的是乡村直选,第二,对于政府的内部监督也有改善和强化,国家审计署审计力度加大,这一点值得肯定。第三,人民代表大会的作用也比以前好,不是制度变了,而是代表的主体意识增强了。第四,地方很多预算外资金合法化,非常重要。第五,电子政务的推广。

   很多人会认为政府官员的考核和激励也在发生改变,但是在一个高度控制的管理模式下,打开一个缺口,使其他人能够参与,这才是最关键的。这是我评价中国公共管理改革与其他人不同的角度。很多人认为改革是政府主动去做,但我认为在公共管理的演变中,政府是被动的,是因为其他背后的原因。居民的声音不断强化,会导致政府会不断改变,原因是市场化进程不断强化,使大家主体意识逐步树立、权利意识不断苏醒。市场就是讲究平等交易,你有你的权利,我有我的权利,一旦出现问题我要跟你打官司,这样自然而然会把平等交易的思想带入公共事务中,把与政府打交道看成是和政府的交易,如果你一旦出现问题就要跟你打官司。市场带来观念的改变,它是一只无形之手,你会发现它在底下慢慢推动,使得上面发生改变。

   记者:你怎么评价整个30年改革与公共治理改革的相互作用?

   周业安:市场化改革倒逼了公共管理模式的改变,使得政府不断要适应市场的变化。打个比方,流动人口的投票权在深圳试点,因为越来越多人口流动到这个城市,在这个城市生存发展,做出贡献,参与公共事务,如果你不改变公共治理模式,就没法解决这个问题。我们现在一旦市场化,让群众尝到甜头,一旦开启了人们的权利意识,就没办法把这种权利意识压回去,这是不可逆的。这让我们看到了市场化的重要性,是看不见的手对看得见的手的重要性。如果看得见的手非要跟看不见的手拧着来,看得见的手就没法生存。在这种情况下,中国的改革就是两只手之间不断互相强化过程中慢慢前进。

   我们不能指望我们这样一个大国的管理模式迅速转变到公共治理,西方国家的公共治理运动是20世纪70、80年代才开始兴起的,这有一个渐进的过程。

   记者:我国现在政府的管理模式与西方国家的差距在哪里?

   周业安:差距首先在于公共财政的差距。通常只有落后的国家和部分转型国家没有实施公共财政,所以中国是这部分中的一个。第二,居民的参与和监督,参与的形式和监督的力度不一样。我不认为中国一定要实施英美式的民主。民主思想有很多种,民主的具体实施模式更是多样化。英美民主模式是非常繁琐的不同的政党之间的利益制衡关系的形成,它是最大程度的分权。但是在中国,并不意味着最大的分权就是最好。

   任何一种分权模式的运行需要条件。最重要的条件,首先是与整个经济社会和人口的多样性有很大的关系。如果多样性越强烈,分权也就越强,反之亦然。我们的多样性很差,因为我们过去一直以来都是集权,几千年反复标准化,我们虽然有很多民族,但是我们很标准化。美国不同民族之间是相互独立发展的。民主没有统一模式。

   第二个有关系的是传统。分权的实施与我们自身的认知和认可程度有关。在一个高度分散化理念认同程度比较高的情况下,最大分权容易实施,比如美国。但是中国不一样。中国传统以来就是集权思想,很大程度存在被某一种集中控制的机构的依赖,很难去形成一直存在的分的局面,这是无论百姓还是官员都无法接受的。实行民主制如果无法跟中国传统的东西相融合,民主还是无法实施和运行的。

   第三,现在我国的市场化深度和广度还不够。广度来讲,很多地方没市场化。深度上,很多市场的层次性不够,我们看到的是面上的市场,不同层面的市场还远未形成体系。很多市场还没有建立。这种情况对分权是一种制约。

  难啃的骨头怎么啃?

   记者:现在有一种说法就是改革好啃的骨头已经啃完了,现在只剩下难啃的硬骨头。

   周业安:在公共治理领域,最关键是公共财政,这是最难改的,这是相当于向政府要权。在公共管理模式中,如果不从有限分权向规范分权转换的话,中国的经济增长会受制约,这是肯定的。我们现在很多的社会问题不是可以由中央去推动,很多社会问题不是量的问题,而是权利的问题。

   任何一个国家都会有利益集团,如果权利是对等的,利益集团可以相互制衡,反而有利于社会公共政策的制定。反过来说如果权利不对等,拥有优势地位的利益集团就能够统治社会,主导社会。

   比如个人财产分布,我们只要求高收入者去申报,但我们并不要求政府官员去申报,官员成了优势方,其他人成了劣势方。我们有很多对弱势群体的歧视,也有对有钱人的歧视。只有权利不对等的时候才有歧视,只有拥有优势权利的人才会不受歧视,对于权利优势一方来讲,他既可以歧视没钱人,也可以歧视有钱人。

   我们过去的改革一直不是基于权利的角度进行改革,而是基于数量上的考虑,带来了我们整个社会上权利分布的严重不对称。必然会产生一些拥有优势权力的利益集团,并会凌驾于整个社会之上。如果要打破这一点,唯一可行的是打破这种不平等的权利分布。

   在政府内部要实行公共财政。公共财政确实是非常重要的关键。如何打破呢?我们要更多地创造利益集团,而不是瓦解利益集团。利益集团会形成竞争和相互斗争,我们要把更多的人变成利益集团,形成以利益集团为中心的权利中心,即所谓的多中心。

   改革的最大成功是财富增加了

   记者:如果让你反思改革30年,改革最大的成功是什么?

   周业安:最大的成功是群众的财富增加了。

   记者:你认为以后的改革方向中要强调公共治理?

   周业安:这是一个全球趋势,不仅是中国的问题。我们的权利主体意识在增强,西方也在增强。全球都面临如何在政府看得见的手与广大居民的个人权利之间进行权利均衡的问题。政府的目的就是要解决公共利益的问题。但在这个过程中出现很多政府利用公共利益来满足私人利益的要求。其实全球都在为这个问题伤脑筋,如何让政府更多为公共利益做事,只是中国面临这个问题更为迫切,因为中国现在连规范的公共管理阶段还没有做到。

   记者:你认为我国什么时候才能实现公共治理?

   周业安:如果经济不会发生衰退,没有战争或突发国际事件,实现公共治理乐观估计是在8年左右。从1978年到1988年,是改革过程的剧变。20世纪90年代又是急剧的变化,每次变化的时间会逐步拉长。

   其实从目前来看,无论是政府内部,还是民间,对公共财政的紧迫性都达成了认识。现在这届政府越来越关注民生问题。但关注民生问题,如果不改变根本问题,很可能流于形式。

   记者:你如何看待前两年一度兴起的反思改革的讨论?

   周业安:我觉得所谓争论的背后,不是立场和观念的争论,而是利益的争论。反对市场化的人,他把现在出现的问题归结为市场化出现的问题,你会发现,真正反对市场化的人,往往不是过去的穷人,往往是过去的富人。因为他在过去的旧体制下,他处于相对的优势方,在这种前提下,在过去他有心理和财富上的优势。改革开放后,原先比他差的人有了新的发展机会,而且比他好,他们觉得利益失去了。如何争取利益,就是以公共的利益来争取个人利益。我们必须看到现在绝对的生活水平是增加的。一个农村的人,你让他回到改革前,没有人愿意的,因为改革之前没饭吃没衣穿,我回去干嘛?虽然现在有很多有钱人比我有钱,但是我至少吃穿不愁。好多人现在买不起房子,但是过去很多人也没有房子。

   我们在讨论现在的时候往往忘记了历史。过去谁有房子,一部分人能分到房子,另一部分人分不到,因为计划指标的问题。现在至少有了一个机会,如果我有钱,肯定能买到房子。过去你有钱也买不到房子。现在有人抱怨找不到工作,但是事实上我们过去连选择的机会都没有,哪个更好一点?市场化给我们带来的最大的好处就是选择自由,而不是钱。但是大多数人只看到钱,而看不到选择自由。过去大家一起受穷,没有任何选择自由,你就能快活吗?反市场的人希望回到一个老百姓没有选择自由、没有平等权利的等级体系当中,你能认为这些人是出于公共利益的目的在反市场吗?我想任何一个理智的人都不应该相信这些言论。

  评论这张
 
阅读(249)|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