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周业安的博客

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教授

 
 
 

日志

 
 
关于我

周业安,安徽绩溪人,先后毕业于江西景德镇陶瓷学院、浙江大学和中国人民大学,1999年获经济学博士学位,后留校任教至今。现为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西方经济学专业,行为和制度经济学、公司金融研究方向。

网易考拉推荐

读nie的“谁在搞臭中国经济学家?”博文有感  

2007-10-21 10:13:23|  分类: 麦兜的唠叨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nie的一些文章都注定是一个悲壮,板砖没少挨。幸好其身体结实,意志如钢铁,所以迄今走起路来仍虎虎生风^_^。难怪拢得粉丝一片。

nie不过是做皇帝的新衣中那个说真话的小孩而已。如机制设计理论所说的,如何采取一种合理的机制让人说真话?nie研究契约理论至今,所以首先通过文章的形式约束和激励自己说真话。当然,在一个混浊和浮躁的社会里,就显得太不讨人喜欢,也就时常被人拍板砖。

不过就“谁在搞臭中国经济学家”一文,与其把很多原因归于社会(媒体和网民),还不如怪经济学家自身不争气。由于经济问题是现在的头等问题,而对经济问题的理解以及相应的政策制定又促使经济学家走到大众视野,成为万种注目的明星式人物。在镜头面前,还没有准备好的经济学家群体即使知道自己的本事,也难免受到公众人物背后巨大利益的诱惑以及众星捧月所引致的过度自信的激励,因而不惜一切选择成名。

也许刘青云和霍思燕的那部电影《我要成名》同样非常符合现在的诸多媒体经济学家,当然也非常符合其他社会科学家,比如某些所谓的国学和历史学者。

但这也没办法。社会经济决策需要一些专家参谋,而我们的经济学是在90年代末才开始在各高校普遍传播,或者说从那时开始才逐步有了稍显完整的现代经济学训练。距今也不到10年。问题在于,即使享有这10年教育的经济学人对于参与决策来说也太年轻了。所以,从决策的稳重角度看,也只能选择10年前的经济学人,而他们基本上缺乏经济学训练。在这个群体中有很多的人想要成名。也有很多不想成名的也不得不成名。因为特定的历史时期经济学家成了公众人物。但他们的知识储备实际上又没有准备好。所以很多人只能选择忽悠。有良心的还在努力学习,尽可能把意见说得专业点。没有良心的恐怕十几年没有读书了。无论在读书的还是没有读书的,基本上现在都在各高校做着教授,带着博士生和硕士生。过得非常滋润。这就是我称之为“教授企业家”的群体。无论是号称最高学府的,还是其他一些地方院校。只不过地方院校这种情况更严重而已。

但是,历史总在进步的。也就是这短短10年不到的光阴,经济学的教育和研究已经越来越分工和专业化。至少现在毕业的很多学生已经学会规范的看待问题和分析问题。也知道自己知识的局限了。所谓清者自清。当清者多了起来,经济学家的声誉自然也就慢慢恢复。而要做到这一点,只能依靠未来。或者说依靠年轻的学者的成长。

并且,教授企业家群体和埋头从事学术研究的年轻学子看起来反差挺大,实际上却存在必然的传承关系。因为即使前辈们的学术不成功,也已经把其所学知识传承下来,构成了中国经济学成长不可或缺的一个环节;并且这种不成功也作为一种教训时刻提醒后辈们要更专业、更努力。而前辈们的经济社会地位的成功又成为激励年轻学子投入经济学研究的关键因素。

我们都是经济学的学生,还在慢慢的摸索。这些不间断的探索构成了中国经济学教育和发展的轨迹。中国的经济学的真正成长还需20年。我们仍需尽力,而不是努力。

 

  评论这张
 
阅读(160)| 评论(1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