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周业安的博客

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教授

 
 
 

日志

 
 
关于我

周业安,安徽绩溪人,先后毕业于江西景德镇陶瓷学院、浙江大学和中国人民大学,1999年获经济学博士学位,后留校任教至今。现为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西方经济学专业,行为和制度经济学、公司金融研究方向。

网易考拉推荐

闲聊北京的几个民间学术群体(四)   

2007-08-13 09:14:57|  分类: 追忆似水年华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尽管在前面的故事中多处写道维迎老师,难免在一些人心目中有拍马屁之嫌,特别是据说没有站在弱势群体的立场。我看后实在莫明其妙,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我在这里明确的说,我所写的都是我经历的,我把真实呈现出来而已。我在人大,维迎老师在北大,他再怎么领导,也领导不到我头上!他再有名、再有权有势,也和我八杆子打不着。我要拍马屁,不如去拍我们校长的马屁来得实际。我尊敬维迎老师,是因为当时他的课的确惠及了众多年轻学子,这是不可否认的事实!看看当时那么多年轻学生都从事企业理论研究,这难道是一个偶然吗?

我想简单和真实的生活,就这么简单。

 

接着说正题。

天则逐渐势头弱化,发展空间也越挤越小。经济学研究的阵地主要转到了高校。民间研究机构也面临非常大的困境。90年代后期,樊纲已经分离了出来,弄了一个国民经济研究所。按照樊纲的本意,似乎是要办成中国的NBER。我相信以他的能力和号召力可以做好,假如给一个有利的环境的话。可惜既没有天时,也没有地利,也就没有了中国的NBER。

樊纲的研究所一开始运行得也非常辛苦,一些研究项目主要面向年轻的博士生招标。不过那时他开了一个好头,就是科研项目以资助年轻博士生为主,并采取招标方式。这种方式给了我们这些穷学生机会。本来作研究很穷,又很费精力、体力和财力,所以很多人不愿投身了科研领域。当时天则也对社会招标,但名人参与太多,也就没有年轻人的机会。这点樊纲的做法非常坚决,就是主打年轻人。我们前面提到天则衰落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没有注意培养年轻人,没有建立制度经济学研究的一个梯队。

当时很多年轻博士生都获得了参与研究的机会,并且也出了一批有一定影响的成果,发表在当时的经济研究和管理世界上。后来王小鲁老师加盟,再后来朱恒鹏也加入了。他们一起发展了一个市场化指数,试图通过这个指数来度量和记录中国的市场化进程。

市场化指数现在几乎成了国民经济研究所的唯一的产品。我不清楚他们后来的发展过程,以及出现的问题,因为毕业后忙于教学,已经很少和他们联系。只是前两年偶然有件事情,又和他们所负责日常事务的乔老师联系了,但交流不多,据说也搬家了。

不过,就市场化指数本身来说,尽管存在很多争议,但我还是认为,这是国内目前评价中国市场化过程的最好的成果。虽然国内有各种各样的市场化评价,但在理论理解上都存在错误,有些甚至就没有理论支撑。而市场化指数的设计则抓住了中国市场化过程的本质-分权和政府-市场关系的调整。这是非常重要的。

就国内的影响力来说,天则之后的民间研究机构的确无法相提并论,如同一些网友所说,天则之后还有吗?

即使影响力不大,但还是有的。国民经济研究所不能算是严格意义的天则之后的研究所,但后面的确有。我还是要简单说说的。

(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164)| 评论(1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