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周业安的博客

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教授

 
 
 

日志

 
 
关于我

周业安,安徽绩溪人,先后毕业于江西景德镇陶瓷学院、浙江大学和中国人民大学,1999年获经济学博士学位,后留校任教至今。现为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西方经济学专业,行为和制度经济学、公司金融研究方向。

网易考拉推荐

闲聊北京的几个民间学术群体(三)   

2007-08-10 11:14:57|  分类: 追忆似水年华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进入接续的话题之前,顺便说一个维迎老师的趣事,足以体现其个性。维迎老师回来后,举办过多次讲座,讲他的研究成果;同时又给学生们开设了高微和博弈论与信息经济学,无论讲座还是课程都非常受欢迎。并且,就国内当时的企业理论研究现状来说,无论是掌握文献的量,还是研究高度、研究深度和研究方法,维迎老师的研究和国内同类成果相比都要远高一筹。其他人是难望其项背的。于是当国内每年开始评各种奖励时,维迎老师兴致勃勃地用那本《企业的企业家-契约理论》去申请了一些主要奖项。我记得当时只有一个奖项给他评了个二等奖,其他的都没评上。把维迎老师气坏了。于是他说,要reject那个二等奖。据说他真的拒绝了,并且好像后来就再也没有参加过国内各种成果奖的评奖申请。想想也是,经常会有一些lemon获得经济学最高奖,也难怪国内没有一个奖项有权威性。维迎老师当时没有得奖,不过是政治立场不符合要求而已。论证资本雇用劳动,岂不是翻了天?毕竟国内学术研究是政治第一,人情第二,学术第三!

回到天则,我在前面说了很多天则的贡献,实际上天则的辉煌不过几年。有什么证据说明天则的确做出这么大的贡献呢?其实大家可以翻翻经济研究杂志,90年代中期好文章大多是制度经济学方面的,其他领域的好文章难得一见。而把国内众多中青年学者聚集起来,形成网络,共同推进制度经济学研究的,正是天则。这里得提到经济研究杂志。这个杂志是代表国内经济学研究最高水准的杂志。当然现在也走下坡了。但是,在90年代,研究者往往能以在这本杂志上发表论文而自豪,最好的文章也都是给这本杂志。所以在当时,一个研究者的经济学水平如何,就看看他或她在经济研究杂志上发表的论文有多少,被人引用多少。

但是,进入新世纪,天则开始走下坡路了。究其原因,我和唐寿宁曾经弄过一个简单的分析,并提出了一些改革建议,可惜后来没有被天则其他人采纳。导致天则衰落的原因归纳起来有5个,3个外因,2个内因:

内因1:天则在最辉煌的时候,出现了膨胀心理,他们后来的目标是打造社会科学平台,并想申请办大学,这显然不切合实际。对天则本身来说,也是力不从心的。由于这个目标,天则把很多精力放到和社会科学其他学科的交流上,忽略了原本立足的制度经济学研究以及其他经济学理论的研究,结果经济学以外的人介入越来越多,经济学专业人士则联系越来越少。

内因2:天则在发展的过程中,没有在学术研究上形成核心竞争力。一个成功的研究机构,必须有自己独到的理念和研究范式,必须有自己的研究团队。天则本来可以围绕制度经济学来打造这个核心竞争力。并形成人才培养梯次。可惜天则后来完全忽略了这方面。原先影响较大的制度案例也是出现了质量下降的情形。人的精力有限,顾的东西多了,也就每件事都顾不上了。

外因1:高校的崛起。首先是北大中国经济研究中心的逐步崛起,当时林毅夫、易纲、海闻、张维迎、汪丁丁、周其仁等开始在国内经济学界逐步有了影响力。并且通过课程的设置、学生的培养、研究领域的拓展、大量的国外知名教授的来访等,大大丰富了国内的经济学研究,从而使得京城的年轻学子趋之若鹭。要知道当时很多讲座非常火爆,幸好当时浙大有个学生考到中心读硕士,我就以师兄自居,每每走个后门进去听。

外因2:研究的规范性提高。我经常说,当时的制度经济学研究火爆,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当时国内中青年学者的经济学功底和掌握的方法还不足以研究经济学的经典主题,因为这些经典主题需要建模,需要计量,而当时国内再有名的学者都不会这些。制度经济学很多一块是和发展经济学挂钩,而这个需要经验,可以不要模型和计或者只要简单的计量,结果由于进入门槛低,所以国内学者大多就选择了制度经济学研究。我自己也是如此。但是,当制度经济学研究到一定程度时,不要模型和计量都不行了。特别是丁丁回来后,写了几个文章,其中一篇关于产权的,来了一个模型,把产权研究的门槛提高了。这个领域就很难按照以前的方式混了。好在当时这些学者已经出名,也就不需要在学术研究上投入太多精力。所以国内制度经济学研究也就逐步停滞下来,到今天还没有多少起色。

外因3:政府对天则的管制。由于茅老是一个标准的自由主义者,又因其影响力太大,所以90年代后期,基本上禁止茅老公开讲演,后来发展到禁止其著作出版和发表。天则也受到了各种无形的压力。原先能够获得的支持也没有了。比如举办一些讨论会,一些高校不敢承办,因为上面打招呼了,不许办。再后来天则都不给注册了。这些制约使得天则的发展空间得到非常大的限制。

总的来说,天则经过短暂的辉煌后,慢慢衰落了。对此很多人都表示痛心。但更多的是外力使然,不便言说。

现在天则已经门前车马稀咯。也基本上没有了人才储备。我看的上的就是一个杨培鸿,也要去香港科大攻读博士学位了。茅老已经年纪大,没有太多精力领导天则了。看来天则只能作为一段历史了。

(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180)| 评论(1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