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周业安的博客

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教授

 
 
 

日志

 
 
关于我

周业安,安徽绩溪人,先后毕业于江西景德镇陶瓷学院、浙江大学和中国人民大学,1999年获经济学博士学位,后留校任教至今。现为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西方经济学专业,行为和制度经济学、公司金融研究方向。

网易考拉推荐

沉痛哀悼高鸿业教授  

2007-05-18 09:34:59|  分类: 麦兜的唠叨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昨日晚上刚上完课,就得知高鸿业先生已经仙逝,着实痛心。虽然和老先生没有师承关系,但身处西方经济学教研室,却是老先生一手缔造的,老先生栽了一棵大树,让吾辈乘凉,时时难忘这种恩德。

中国大陆的经济学能有今天,首先得益于高先生、北大陈岱逊老先生、华工张培刚老先生、社科院朱绍文老先生等一批坚持留在新中国的海归人士。先生们当年放弃国外的优厚待遇,毅然回归帮助新中国的建设,没呈想满腔理想被兜头一盆冷水,所学的经济学知识成为腐朽的象征,成了政治的牺牲品。高老和岱老还算幸运,张培刚老人落了个远离经济学,直到文革结束。

说文革摧毁了中国人的道德基础,一点也不为过。一场文革,就像切断了中国人的道德神经,再也无法复原似的,如今全是功利的眼光,完全没有了伦理和道德的原则。

但这些老先生是一个例外。他们一身都在奉献,都在试图实现自己的理想。

建国初,经济学被作为当代资产阶级经济学说来讲解,当时高先生等人恐怕是最早开设这类课程的教师之一。随后这种课也无法开了。文革后,经过他们的努力,经济学作为外国经济思想史一词才终于得到官方的认可,当时中国人民大学分别于1981年和1984年获得外国经济思想史(含西方经济学方向)硕士和博士学位授予权,是最早获得这两个学位点的单位之一。1993年国务院学位办决定设立西方经济学硕士和博士点,人大又分别于1993年和1996年获得西方经济学硕士和博士学位授予权。1999年国务院学位办进行学科专业调整,外国经济思想史、中国经济思想史和马克思主义经济思想史三个学位点合并为“经济思想史”一个学位点。目前,全国同时拥有西方经济学和经济思想史两个学位点的单位只有人民大学、北京大学、武汉大学和中国社会科学院4家。而这四家单位都和老先生们有关。张培刚早期在武大。社科院有朱绍文先生。

如果按照今天的标准,老先生们实在算不上有成就。很简单,成果很少!但是,如果从历史的视角看,老先生们对中国经济学做出的贡献却是无与伦比的。如果没有他们的坚持,中国的经济学也无法出现今天的欣欣向荣的局面。

对高先生来说,除了缔造了人大西方经济学和经济思想史两个专业外,更重要的贡献在于两个方面:

1、老先生主编的《西方经济学》教材哺育了几代人,直到今天还对年轻的学子产生巨大的影响。尽管随着国外教材引入的步伐加快,以及原先教材本身存在一些固有的缺陷,但这本教材的历史功绩却是难以磨灭的。并且这本教材的特色也是非常明显的。

2、当时以老先生为主发起的西方经济学师资培训班,成了向国内各高校传播西方经济学火种的中心之一,产生了极为广泛的影响。

在当时的条件下,经济学的教育的贡献无疑要比经济学的研究的贡献更大。而高先生等人则把一生都奉献给了中国的经济学教育事业。

特别值得提及的是,直到前些年,老先生还坚持每月到北图阅读新到的外文图书。老先生一生俭朴、低调,从来不追名逐利,以致于即使在校园,我们也难得见到。我想,这是包括我在内的很多人的遗憾。但老先生的品格和人生态度却永远是吾辈的典范。

想想现在海外归来的人才越来越多,这些人当中,大部分能否从老先生们那儿学到点什么呢?现在人们对海外人才的尊重程度下降,很大程度上是很多人已经失去老先生们身上那种人格魅力了。钱是多了,名也大了,可品呢?

越想到这,越感觉老先生们的珍贵,而如今岱老早已故去,高老也仙逝了。好好珍惜老先生们的精神遗产吧。

  评论这张
 
阅读(112)| 评论(1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