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周业安的博客

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教授

 
 
 

日志

 
 
关于我

周业安,安徽绩溪人,先后毕业于江西景德镇陶瓷学院、浙江大学和中国人民大学,1999年获经济学博士学位,后留校任教至今。现为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西方经济学专业,行为和制度经济学、公司金融研究方向。

网易考拉推荐
GACHA精选

金融发展新思索之一  

2007-04-16 11:15:01|  分类: 社会经济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当越来越多的居民参与到各种不同的金融产品市场,就需要严肃思考这种高参与行为的根源。一些动因是来自作为人的心理因素的驱动;一些可能来自制度层面;而另一些则是社会心理的影响。但无论如何,对即时利益的狂热追求会损害社会资本和经济增长,因此,需要寻求恰当的渠道来引导和转变居民的金融市场参与模式。而和其他一些人的看法想法,我个人认为,恰恰只有证券市场的更健康发展才能真正起到这种扭转作用。

    现在有相当一部分学者和分析人士把股市和赌场等同起来,从而忽略了证券市场的风控的可行性。一味的采取对股票排斥的做法反而会助长居民专向那些不可控的金融产品,比如炒兰花、买六合彩等等。居民的获利动机是一直存在的,无论贵贱,在这一点上大家都一样。不要以为自己是学者,是文化人,就可以鄙视居民对即时利益的追求。逐利是本性,文化人也不例外。自己也在逐利,却鄙视别人的逐利行为,这种人是最可耻的。

  我们需要关注的,是一旦出现群体性的追逐即时利益的行为,该如何加以通过制度和市场建设来加以疏导?这才是学者们真正关心的问题。高金融参与是否正常,无需施加道德判断。一个真正有良心的学者,是要去身体力行,设法引导居民的金融参与行为。在我看来,类似茅于轼先生的金融扶贫工作就是真正有良心的学者所为。其他一些知名学者不应该只动口,不动手,说一些无关痛痒的大话和空话。这有付诸实际,才对得起社会给予的赞许。

    无论如何,现在是需要冷静的反思现有的高金融市场参与的时候。通过寻找背后的决定因素,来试图挖掘相关的疏导途径。下面的文章是第一篇,以后还会陆续写一些。供大家讨论。

当兰花、彩票、赛马加入金融市场时

2007年04月11日      来源:上海证券报    

                                 

  ———————金融发展新思索之一

  对即时利益的群体性疯狂追求会带来严重后果,彩票、兰花等市场火爆,但这种市场高参与度,非但不能促进,而且严重阻碍了金融市场的有序发展,进而损害未来的经济发展。弱化人们追求即时收益的心理,首先要改变人们的参照点,然后给予人们明确的未来收益预期。

  中国居民的金融市场参与程度到底有多高?

  回答这个问题看似容易,其实非常难。通常的思维是,通过居民家庭资产组合的数据以及一些金融市场的宏观数据(比如股市开户数、人均存款额等)便能度量参与程度,因为这些数据可用于国际比较,所以学者们大体以此来展开学术研究。但是,细究起来,这种计算对我国这样新兴加转型的经济体来说,非常不合适。为什么?关键在对金融市场本身的理解。

  直观上看,人们总以为,类似股票、债券、期货和保险等金融产品交易的市场才是金融市场。其实不然,当兰花成了一种投资品时,兰花市场也就成了金融市场;类似的还有房地产市场、艺术品市场、彩票市场和赛马市场等。如果以这种宽泛的金融市场概念来看待如今的居民金融行为,那么大陆居民对金融市场的参与度应该非常高。

  所有金融产品都有一个共同的本质特征,那就是用今天的投资来换取未来收益的承诺。因为未来的很大不确定性,承诺就面临兑现风险,因此,所有金融产品的交易都带有一定程度的赌博性质。只不过不同的金融产品因各自的特征而体现出赌性的差异,有些具备一定的可控性,比如股票和债券投资等;有些可能完全没有可控性,全凭运气,比如彩票等。投资艺术品和购买彩票,在行为的道德意义上并无不同,并不因为涉及艺术,就可列入高雅之列,雅赌也是赌。正因为如此,经济学把所有这类决策统称为“不确定下的决策”,或者说是风险决策,而决策者所要权衡的是,不同赌局的组合是否能够给自己带来最大好处?当然,其中的赌局可以指代任何金融产品。

  产品名称的差异不是问题,关键在于利益目标的差异:你购买一个金融产品,是纯粹为了即时利益的增值还是为了较长时期的利益增值?通常把前者称为投机,后者称为投资。表面上看,未来利益实现的时间长短并不影响金融产品的本质,但实际上这一差别会影响到投资者行为的本质,从而给金融市场带来巨大的影响。当一个人去购买彩票或者某株兰花,或者下注某匹马,他希望很快就能获得高额回报,但他实际上面临的是随机的结果,还可能面临各种外部的随机扰动,未来几乎不可控(尽管他事前会作些研究),所以他的心态就是放手一搏。而当一个人去购买股票或者债券等产品时,如果不是为了获取即时利益,那就有一定程度的可控性,因为很多公司以及很多项目是可以推定几年内的发展前景的。比如你购买宝钢的股票,因为确定宝钢能保持较长时期的平稳发展,所以你就不会太担心,更用不着放手一搏。这就是投机和投资的差别。

  但是,投资很多时候对穷人是一种奢望。一些人认为,中国人的本性好赌。这有点缺乏科学依据,除非提出神经科学方面的确凿证据,不然无法断定。西方人其实同样好赌,看看早期的荷兰郁金香事件、南海泡沫以及密西西比事件等,现在国内屡屡出现的天价兰花事件、六合彩泛滥、原始股市场欺诈等等,不过是历史的再现而已。

  对即时利益的群体性疯狂追求会带来严重后果,最近《南方周末》报道了六合彩之泛滥状况,令人触目惊心。一个直接的后果就是,六合彩所到之处,吸干当地的财富,就像突发蝗灾一样,剩下满目疮痍。从学术研究的角度看,彩票、兰花等市场的火爆程度,不亚于艺术品、房地产和股票等市场,总和计算,这种金融市场的参与度高得惊人。但和理论预测有一定偏离的是,这种高参与非但不能促进,而且严重阻碍了金融市场的有序发展,进而损害未来的经济发展。

  诺奖得主卡尼曼等人的行为决策模型能有效解释出现这些群体性的即时利益追求的个人因素。按照卡尼曼等人的理论,如果决策者处于损失区域,那么就会出现风险爱好特征。这个损失区域并不非是财富或者收入出现了负数,而是相对于某个参照点而言的。比如,假设你的月收入是1000元,但是在你眼中,和你一样能力和背景的人拿2000元,此时在你的心理上,你会认定别人的2000元才是你的财富水平,是你的参照点,相对于这个参照点,显然你遭受损失了。每个人都有个参照点,低收入者通常把比自己高的收入水平作为参照点,结果总认为自己是处于损失区域,从而出现了风险爱好行为。

  既然是人的行为本性使然,政府通过设计合法的彩票市场,可以维护彩票市场秩序,兑现收益承诺,但无法改变人们追求即时收益的心理。六合彩吸引人之处,在于提供了巨大的即时利益的刺激,这是合法彩票市场无法给予的。所以,合法的彩票市场不可能驱逐地下六合彩。这就意味着必须有一些办法能够弱化人们追求即时收益的心理,然后才能引导人们的投资行为。要做到这一点,首先要改变人们的参照点,然后给予人们明确的未来收益的预期。

  现在低收入者的参照点形成和其缺乏其他渠道的投资经验有关。他们没有做实业的条件和机会,参照对象很窄,所能看到的致富之路以及自己还有能力搏上一把的途径就是买点彩票之类。因此,要改变其参照点,就得让他知道还有更稳妥的、自己有能力的路可走。一个好的办法就是推广茅于轼先生以及其他一些学者的农村金融实践经验,通过建立农村小额贷款机构,并辅之以经营和技术选择上的指导,来帮助居民创业,让居民实实在在地感受和实践创业及获利过程。一旦居民步入创业路径,那么其参照点也随之转变到业绩上来,行为也会随之发生改变。实践证明,这种转变的确在发生。

  评论这张
 
阅读(65)|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