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周业安的博客

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教授

 
 
 

日志

 
 
关于我

周业安,安徽绩溪人,先后毕业于江西景德镇陶瓷学院、浙江大学和中国人民大学,1999年获经济学博士学位,后留校任教至今。现为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西方经济学专业,行为和制度经济学、公司金融研究方向。

网易考拉推荐

又要开学了  

2007-03-03 08:11:03|  分类: 麦兜的唠叨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周二开始就要上课了,这学期给本科生开设公共经济学。都说是响应教育部的号召,按照教育部的规定,不给本科生开课的,就不是一个合格的教授。原来教授应该是有这样一个硬性标准的。哪怪大陆高校的教授真多。看看国外大学,甚至那些世界顶尖大学,一个经济学系,教授也就那么十来个,也就和俺们教研室差不多。大概是老外给本科生上课上得不多吧。我以前的学生后来出国念书的,几乎反馈回来的,都说经常是年轻的助教授甚至博士候选人给本科生上课。这在国内就是违反纪律,不重视学生,对不起党和国家!

唉,有这样愚蠢的教育部,中国大陆怎么能冒出个世界顶尖大学呢?

不过,说心里话,我更愿意给本科生上课。不是为了教育部愚不可及的号召,而是在现在的好大学里,本科生对知识的领悟力和激情要远远高过研究生,博士生是最差的一个群体。给本科生上课,有一种非常解渴的感觉。所以,我大部分时间宁可花在本科教学上。没办法,优秀的本科生要么出国,要么找到好工作,硕士阶段基本好的直硕也都忙与此,等到博士阶段,就剩下一些扶不起的阿斗了。难得遇到一些爱学习的。更不要说对理论感情趣能刻苦钻研的了。我现在一看到很多博士生就很烦,不作学问,却喜欢高谈阔论;不都文献,却喜欢掉书袋;不了解实际经济的数据面,却喜欢指手画脚;不掌握些计量之类的工具,却非要说经济模型没用;每天想着的就是如何获得一份高薪稳定的工作,从不想自己的人力资本投入和知识水平。

这又回到前面,教授连博士生都培养不好,还教更高素质的本科生干什么?

一个大学,特别是那些研究性的大学,不从科研层面来要求教授,却从教学上来要求教授,简直是本末倒置。说起来开放这么多年,教育部的官员也经常以考察为借口到国外取经,但从其政策的出台就知道,这些官员一定是出去吃喝玩乐去了。你想,是个傻子,看了那么多,也能知道国外大学的一个大概模样啊

维森教授在其博客中贴出了一篇另一个教授写的关于中国大学的批评,我以为写的非常有道理,但还不够。政府对大学的控制不仅体现在泛政治化上,从而扼杀科学和思想的创新;而且也体现在具体的行政管理手段和方法上,这种泛行政化把大学变成了教育部的一个衍生部门,每天生产着垃圾,却沾沾自喜,单从教授给本科生开课这一比例,中国各所大学都进入世界一流啦。

正是教育部耽误了中国大陆大学的前途,这个道理地球人都知道

附注:我发现各位网友仅仅关心这篇短的,而没有看我以下这篇更正式的表述,只好把它贴到下面,供进一步阅读。我只是针对教育管制这个问题进行讨论,不希望搞什么噱头,更不希望有些网友曲解我的意图和意思。

                           为什么教育部的管制模式是错误的?

                   (本人今天晚上7点30分贴在博客上的一篇正式回应。)

我怎么也没想到,开学的这点感慨会引起这么大的关注和这么大的争议,这只能说明一个问题,那就是大家都受体制所累,也都在思考高等教育中所出现的问题,无论赞成还是反对,实际上都传递了某些信息。

感慨毕竟不是论证,所以没有赋予逻辑。既然这个问题真的引起了关注,那么就应该认真理一理了。

1、首要的问题是,是否需要教育部?

这个问题涉及到教育领域的管制问题。通常认为,教育并不是严格意义的公共物品,所以和管制没有天然的联系。但由于教育的准公共性,具有较大的外部性,教育市场的信息不对称问题的严重性,教育机会的难以重复性,以及教育对经济增长的重要性,等等,都会成为管制的理由。

2、假定按照上述理由,确实需要教育部,那么我们需要怎样的教育部呢?

如果教育具有较大的外部性,在给定正交易成本的条件下,科斯谈判可能实施困难,此时,通过教育部的管制之手,就可能弱化潜在的负外部性,比如禁止那些有害于人们成长的内容的教育;同时发挥潜在的正外部性,即通过政府的帮助(投入,维护竞争秩序等)来促进知识的创造和传播。

如果教育市场信息不对称严重,那么教育部的管制之手就可以通过认证等方式来向市场发送正确信息,规范竞争秩序。比如教师资格认证,办学特许等。

如果教育机会很难重复,那么教育部就有必要通过投资和激励来促进教育公平。

不过,在我看来,除了最后一条,前两条通过学校协会组织就能够得到解决。这就是布坎南的俱乐部问题,并不必然需要教育部。所以,我以为,教育部存在的最重要的功能是解决教育公平问题的。教育部作为老百姓的代理人之一,负责处理这些事务。

3、教育部的合理职能是什么?

如前所述,首要职能是解决教育公平,然后是维护教育市场的竞争秩序,弱化信息不对称,并促进教育的正外部性。

所有这些都不涉及对学校的内部事务的干预。一个有效的制度安排,应该是教育部负责制定高校行为的基本规则,各高校在此规则下各自自由行动,即教育部实际上起到类似教育领域的立宪功能。

4、教育部对高校直接干预的后果是什么?

目前教育部对高校的干预我把它归纳为两化:泛政治化和泛行政化。前者是把各个领域的科学研究和政治目标和政治动员紧密结合起来,这样做的后果就是扼杀学术自由。尽管德沃金曾经提醒人们,学术自由并不等同于无所约束。但约束过度也就等于扼杀。特别是人文社会科学领域的研究。我敢说,在现在的管制模式下,中国不可能产生人文社会科学方面的大师,这一点大家其实心里都明白。

泛行政化就是给高校的具体行为制定规则,使得高校只能在一个框框内活动。这样做似乎约束了高校的一些不良行为,但实际上既无法实现初衷,反而会带来一系列的恶果,那就是浪费资源、本末倒置、高校标准化而失去风格、高校只唯上而不唯实更不唯学生。说得学术一点,就是激励失效,动机挤出,必然低效。

5、泛行政化的具体标志:

本科大检查;教授必须给本科生上课的课时规定。

教育部说,本科大检查是国际惯例。这点我相信一部分,只要存在教育管制的地方,对大学的考核和认证也是必须的,这就如同其他管制部门做的一样。但考核是否需要规定卷面的评分方式、格式、考核方式、教学方式等等标准化,却是一个疑问。我不相信国外真的会考核到这么细。为什么不直接调查学生的主观感受?不考核毕业生的质量?不考核教师的研究工作?这些重要的东西不考核,却去抓一些行政事务上才重视的东西,不是本末倒置又是什么?

教授必须给本科生上课:这个看起来似乎很有道理的规定,实际上恰恰是个愚蠢的规定。如果一个教授热爱学术,热爱教学,他就会主动给本科生上课。我说过,在国内本科生的素质更高。为什么不给更好的学生上课呢?这样会更让人愉悦。所以,不需要教育部的规定,这些教授都会这样做,这个规定就是多余的。

好,现在有很多人说,也存在许多教授不给本科生上课的情况。并且经常一年到头难得见几次。这点我同意,确实有很多教授如此。但很明显,这些教授如果如此,一定是心思不在学术上,不在学生身上。既然他们远离了学术研究,不花心思在教学改进上,你强迫他上课,又有何用?你把他押到课堂上,他也不会好好教,只会讲些八卦笑话。所谓上有对策,下有政策。本来这些人不给本科生上课,还有很多负责人的讲师副教授来上,对本科生其实更有利。现在可好,教授一上课,不仅挤占了副教授和讲师的位置,而且要么不能传授真正的学术知识,要么糊弄一下,对付个几次,剩下的就还是讲师上。从这个角度看,大家是不是已经了解了,我反对这个规定的真实意图?不规定对学生更好,规定了以后,学生是见到教授了,获取的知识反而更少了。

这是国内高校的非常反常的现象。由于教育本身是不断进步的,所以年轻人所掌握的知识和学术水平反而会超过很多教授。越有行政职务的教授、越有名气的教授、甚至院士之类,大多由于平时社交太多,根本没有时间来学习,那么他们又怎么能够保证较好学生呢?我以前一个国外的教授和国内某个顶尖大学的院士交好,但他经常说,和这个院士只是酒肉朋友,关系好是因为申请国内资金容易,但他们在一起根本不谈学术,因为无法谈学术,因为院士同志根本不了解学术前沿。这就是国内的现状。

所以,一项好的制度,一定要做到激励兼容。这是经济学给出的非常重要的结论。可惜教育部的人不懂得现代经济学的这些道理。

教育部该做的不做,不该做的倒是做了不少。看似努力工作,其实在浪费纳税人的钱。

  评论这张
 
阅读(64)| 评论(2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