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周业安的博客

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教授

 
 
 

日志

 
 
关于我

周业安,安徽绩溪人,先后毕业于江西景德镇陶瓷学院、浙江大学和中国人民大学,1999年获经济学博士学位,后留校任教至今。现为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西方经济学专业,行为和制度经济学、公司金融研究方向。

网易考拉推荐

用公共财政制约土地违法  

2007-03-29 08:21:01|  分类: 社会经济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用公共财政制约土地违法

www.thebeijingnews.com · 2007-3-23 7:27:49 · 来源: 新京报

 

在中国历史上,小农经济模式让土地成为最珍贵的资产,一直受到老百姓的倍加呵护,土地的分配不均直接导致了收入的严重不均,从而引起了一系列剧烈的社会冲突。老百姓朴实的愿望就体现在平均地权的口号上,这一愿望在新中国建立之后实现了。通过土地国有化,消除了潜在的土地所有权分配不公的可能性,通过合理配置土地所有权之衍生的使用权,实现了均田地的千年渴望。在改革开放以前,土地的价值差异无法得到显现,所以基于使用权的土地资产分配的潜在不平等也就够不成一个问题。但是,市场化的进程打破了这一平静,土地即使在所有权国有化的前提下,其使用权所产生的租金仍然被激活了,地段的不同、物理性的差异、甚至风水等因素,都会给不同的土地带来相应的使用权租金收益,而正是这种土地租金的差异,吸引了大量的金融资本流向土地的开发领域。

按照大卫·李嘉图对土地租金的传统定义,由于需求的变化,使得不同肥沃程度的土地所产生的收益不同,给定好、中、差三种土地,如果对粮食需求增加足以需要差的土地也投入生产,那么相对于差的土地来说,由于中等和好的土地生产成本较低,那么就相应的产生了一个额外的收益,这个收益就是李嘉图租金。马克思后来对地租的看法就直接来自李嘉图的思想。很明显,谁拥有品质好的土地越多,所获得的租金就会越多。过去小农经济下一切的不平等大多缘于此。当时国有化的目的就在于把所有权归国家,也就意味着一切土地租金也归国家,居民个人就不存在土地租金获取上的差异。此时,土地租金收入相当于国家财政收入,土地问题由此也就演变成一个财政问题。

注意,土地国有化把土地问题变成了一个财政问题,那就意味着土地租金的分配应该按照财政的思路和逻辑进行分配。由于财政是起到收入再分配作用的,而不是直接的生产作用,这就是说,政府可以通过土地这个杠杆来调节现实经济当中可能存在的不平等。但是,一旦土地问题成为一个财政问题,就必须按照公共财政的内在逻辑进行管理,其核心就在于宪政。诺奖得主布坎南反复强调,财政的本质是宪政,财政资源的配置过程就是一个宪政过程。如果按照这个财政的本意,就意味着土地不过是老百姓授权政府来进行所有权管理,通过政府的调节来避免或者弱化土地租金分配的不平等。既然如此,土地资源的配置就应该得到老百姓的同意,接受老百姓的监督。因此,如果严格地按照宪政逻辑进行土地所有权的管理,那么就可以实现土地资源公平配置的意图。

但是,一旦土地资源的配置缺乏监督,问题就会出现了。布坎南指出,政府有时候也会追求自己的利益,而不会完全按照公共利益行事。自分税制以来,我国的中央和地方采取了财权和事权的重新划分和界定,但税权仍然归中央。中央政府确定了相应的税种、各自征收的权利、部分税种的收入分享比例、转移支付比例后,由地方政府实施各财政支出职能。在这种财政分权体制下,地方政府的支出额度主要取决于本地的税基,而税基又取决于地方的经济发展。地方政府可能出于发展当地经济的考虑,也可能出于支撑吃饭财政的考虑,需要不断增加财政支出,可经济发达的地区总是少数,由于得不到足够的财政资源的支持,通过体制外收费又会引起民愤,对官员自己的利益不利,在这种情况下,地方政府普遍把目光投向了土地。道理很简单,土地的租金是潜在的、未实现的,上级政府很难通过财政手段对此加以控制;同时随着经济的发展,土地的价值又在不断提升,使得土地所蕴含的租金又是巨大的。于是,“土地财政”就这么普及开来。

中央政府早已发现了这些问题,通过国土资源部和监察部等部门进行严查,但这种纵向监督注定效率不高。道理很简单,首先,纵向监督走的环节多,费时费力,即使监管部门很努力,也存在一个时滞问题,很多地方政府正是通过这个时滞来试图先斩后奏;其次,纵向监督存在信息难题,对土地的使用是地方政府的私人信息,上级部门不清楚,地方可以通过各种借口来使本地的土地使用穿上合法性和合理性的外衣,使得监管部门很难追究责任;最后,政府部门之间也存在游说活动,比如人情、关系等等,使得地方建立了某种软约束的预期,明知违规违法,也期望蒙混过光。无论地方是出于公利还是出于私利,把土地私自买掉,把所获租金收入纳入自己的体制外支出,都违背了公共财政的原则,但由于以上三个方面的原因,使得土地违法事件屡禁不止。

按照官方的统计,仅2006年,我国就立案查处了土地违法案件96133件,涉及土地面积8.4万公顷,其中耕地3.8万公顷,分别比上年上升19.5%、95.5%和65.7%,处理相关责任人3593人,其中2名省级干部受到党纪处分;同时,及时发现并制止土地违法行为近3.5万件,挽回经济损失达16.4亿元。从这个数字就可以看出,中央政府对土地的监管力度不可谓不大,但土地违法事件却还在直线上升,这再次说明,仅仅通过纵向监督根本无法解决问题。

地方政府为什么在这么高强度的监督之下,仍然不断地违规使用土地?撇开部分官员的个人利益不讲,看看现有的地方财政状况就明白了个大概。虽然没有明确的官方统计数据,但很多学者对地方财政的负债情况进行了大量的调查和估计,发现现在很多地方政府实际上负债累累,一些还处于破产的境地。有些人估计现在基层政府的债务已经超过五千亿。如此庞大的数字通过什么来弥补?税基?肯定不行,因为穷的地方除了土地,啥都没有。所以,这些地方职能卖地。因此,如果不从根本上解决吃饭财政问题,就无法彻底解决土地违法问题。

那么如何解决这个问题呢?道理也很简单,回归公共财政的思路,地方的财政支出预算必须由地方人大会来决定和监督,然后以支定收;重大资产处置事项必须由人大会决策和审计;基层类似土地买卖等重大资产处置必须由全民表决等等。纵向监督只有依托地方老百姓的监督,才能真正发挥作用。

文章说明:这是原稿,给新京报后有一定删减。并且本文最后一段比较粗糙,有点胡思乱想,仅供网友批评

  评论这张
 
阅读(87)| 评论(1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