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周业安的博客

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教授

 
 
 

日志

 
 
关于我

周业安,安徽绩溪人,先后毕业于江西景德镇陶瓷学院、浙江大学和中国人民大学,1999年获经济学博士学位,后留校任教至今。现为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西方经济学专业,行为和制度经济学、公司金融研究方向。

网易考拉推荐

新年发表的第一篇评论  

2007-02-03 19:13:05|  分类: 社会经济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街上车水马龙,路人行色匆匆,股指持续攀高,这真像是一个太平盛世。10%以上的经济增长率让国外的政界、企业家和经济学家抓狂。更令国人陶醉的,莫过于财富的创造群体中,国企占据了重要地位。股市的繁荣背后,正是中石化、中石油以及电力、银行等行业的国企巨头撑起了一片蓝天。挤进福布斯排行榜,已经是家常便饭。

  现在人们期待的是,如果与通用、IBM、微软、东芝、西门子等国际巨人并列,需要多少时间?中石化的市值超过壳牌等老大哥,直逼埃克森美孚。现在这种情形似乎觉得不需要谈论国企改革了。国企的稳定增长的盈利能力表明,现有的产权制度未必会带来低效率,看来自由主义经济学家夸大了产权的作用。

  一些学者开始大谈国有经济的优势。数字的浮华就如同影院里上映的所谓国产大片一样,导演、演员和评论家们自我陶醉着,如果有疑义者,就毫不留情给其扣上“不懂艺术”的帽子。但浮华的数字终究是浮华的,观众心里清楚艺术的本来面貌,就如同股市里,看似糊涂的投资者也能够掂量出公司的差别。股价涨跌趋势搞不清,中石化和埃克森美孚的差别总分得清楚吧。所以埃克森美孚的股价能够到70美元上下,而中石化也就10港元左右,通常都在3、4港元,按照现在的汇率,也就1美元多一点,2美元都冲不上。就算中石化的市值超过了壳牌,但壳牌的股价也是70美元上下,中石化不过是胜在规模。说明投资者分得清楚中石化和壳牌的区别。

  人多力量大已经成为一种记忆。在科技不断进步的今天,如果人们还在津津乐道于规模,还在把做大放在第一位,把做强放在第二位,那么我们的企业永远也不可能步入巨人之列。投资者的眼睛在大方向上还是雪亮的,股价差异体现的是内功,而不是外形。并不是白人投资者和华人投资者有什么本质不同,也不是海外投资者对中国大陆的企业存在异样的看法,而是中外企业的确存在着如同股价差距一样的实力差距。10%以上的经济增长率并不代表着我们就实现了经济的飞跃,离真正的经济大国还有很长一段路呢。

  内功差在什么地方?英国贸工部给出的一组研究数字,各位看过也就明白了。从研发投入的角度看,中国大陆具有代表性的四家大企业中,中石油的研发投入是1.85亿英镑;中兴通讯是1.38亿英镑;中石化是0.96亿英镑,联想是0.25亿英镑。随便挑三家韩国的大公司,三星电子是24.67亿英镑;现代汽车是9.76亿英镑; LG电子是7.76亿英镑。大家感觉如何?研发投入是技术创新和科学研究的命脉,而创新又是企业成长的发动机。研发投入的大小实际上就是一个企业未来实力的真实体现!看看我们和邻居韩国的差距吧,还认为中石化等称霸国内的“巨人”牛气吗?

  再看看老牌大公司,随便挑几家大家熟悉的。西门子研发投入是35.84亿英镑;通用汽车研发投入是33.86亿英镑; IBM研发投入是29.50亿英镑;丰田汽车研发投入是38.38亿英镑。随便哪一家都是在30亿英镑左右。当初联想收购IBM的PC部,一度成为国人欢呼雀跃的由头,现在看看研发投入的比较,才知道当初的狂欢多么幼稚。IBM的股价能够到90美元上下,联想呢?几港元而已。

  英国贸工部按照研发强度(%)给各国和地区的研发能力逐个评价,美国最高得4.50。邻居韩国得3.60,印度得7.30,自家人中国台湾得2.30,中国香港得2.70。而中国大陆呢?仅仅得0.76。国企的盛宴狂欢就如同中国男足一样,大牌球员们个个在国内的球场上都牛气冲天,本事不大,脾气很大,拿得还多。可是,在国际赛场上一碰到真正的高手,就只有“抢逼围”的份。我们看到不少大型国企不去花心思研发,却热衷于在电视媒体做各种广告,美其名曰“塑造企业文化”;不是加大创新力度,而是热衷于发明增加收入的名目。作秀太多,内功练得太少。

  李荣融主任曾在一次会议上明确提出,中央企业科技投入明显不足,具体表现为直接的研发投入和消化吸收经费两方面都严重不足。这说明领导们并没有被浮华的数据所迷惑。如何才能刺激研发投入的增长呢?这涉及到一个企业决策层短期利益和长期利益的权衡问题。研发投入是未来增长的动力,但不利于眼前的收入分配。道理很简单,资源是有限的,增加研发投入,就意味着减少眼前的花费。国企不愿意在创新方面投入,说到底还是一个产权问题。

  现有的激励制度对待国企决策层就如同对待一个政府官员一样,政府层级管理模式延伸到企业中,使得企业决策层没有与企业结成生命共同体的土壤。回过头来还得在产权制度改革上做文章,加大股权激励力度,促使企业的高管把企业长寿作为主要目标。

该文发表于《上海证券报》2007117

关于各国创新比较的详细数据可以在以下网址下载,免费!http://www.innovation.gov.uk/rd_scoreboard/downloads.asp

  评论这张
 
阅读(125)| 评论(1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