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周业安的博客

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教授

 
 
 

日志

 
 
关于我

周业安,安徽绩溪人,先后毕业于江西景德镇陶瓷学院、浙江大学和中国人民大学,1999年获经济学博士学位,后留校任教至今。现为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西方经济学专业,行为和制度经济学、公司金融研究方向。

网易考拉推荐

《微观经济学:行为、制度和演化》译者序(二)  

2007-02-21 16:07:03|  分类: 思想碰撞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对制度的演化的关注从另一个视角得到一定的推进。这就是演化经济学的引入。演化经济学通过把社会生物学的思想和博弈论的分析方法有机结合,依托随机过程这一强大的数学工具,把社会经济活动看作类似生物界的竞争,进而建立起一系列的模型。这种尝试也被学者们纳入了制度分析,代表性的如肖特(1981)建立的一个简单的制度演化的博弈模型,纳尔逊和温特(1982)建立的一个简单的非正式制度(惯例)的演化模型。后来,这些研究被青木昌彦(2001)扩展成一个更为复杂和全面的博弈论分析框架。(当然,格雷夫把制度的博弈模型运用到历史研究,也取得了巨大的成果。但是,格雷夫没有提炼出更先进的理论模型。)

 制度的演化博弈模型存在一个明显的缺陷,就是仍然是给定偏好的,偏好在其中如何随制度和其它环境变量的变化而变化?即使青木昌彦也没有给出答案。按照诺思和威廉姆森后来的设想,这应该或者必须到认知科学中寻找。即如果参与人的认知能力是异质的和有限的,在交易的过程中,就必然出现知识的交流和累积过程,这个过程就是交易成本的来源。按照诺思等人的说法,心智模型主导了参与人的行为,随着社会交往的深化和广化,心智模型趋同,这就能够降低交易成本,而威廉姆森也认识到,认知分工和专业化是降低社会交往过程中交易成本的基础。不过,诺思等人侧重心智模型的共享以及在此基础上的制度演化;而威廉姆森则更重视认知分工带来的治理机制的权衡。引入认知问题,偏好和交易成本以及相应的制度变量都内生化了。针对环境的不断变化,参与人通过现有的反馈系统认可、调试和修正自身的认知模式,并通过学习机制累积知识,通过交流机制传播知识,进而形成一个制度选择和演变路径。在这一路径中,交易成本构成了认知分工和协调的内在部分,并决定了人们的制度选择。(这方面的具体讨论参见周业安和赖步连,2005)。

 诺思、威廉姆森、青木昌彦等人的这些新的探索构成了第三阶段的代表性研究成果。但他们的研究存在相互的脱离,没有形成一个统一的分析框架或者理论模型。如何才能解决偏好和制度的共生变化问题?如何才能解释参与人行为和制度的共同演化问题?这一新制度经济学最困难的也是最核心的难题在鲍尔斯的这部著作中初步得到解释。尽管这些解释还是一个探索性的,但无论如何,我们都可以期待,这将对NIE的发展来说都将是一个里程碑式的作品。所以,我更愿意把鲍尔斯的这部著作看成是NIE第三阶段最具代表性的作品,尽管按照通常的NIE范式界定,这有点荒唐。但我一直认为,对待NIE还是应该动态的发展的看,现在的新兴代NIE学者基本上都偏离了传统的NIE范式,但他们仍然把自己看作是NIE的。或者更准确的说,第三阶段的制度研究应该称之为新的NIE?有关这个问题就以后讨论了。

 回到制度演化问题。哈耶克在系统的建立了文化演化主义的制度分析逻辑后,一直得不到经济学家的认同,即使后来纳尔逊和温特把随机过程引入,以及肖特等人把博弈论引入,也还是处于制度研究的边缘。吸收了社会生物学思想的演化博弈理论通过假定参与人的适应性特征,把有限理性模型化了,但这些模型当中,参与人的行为是适应性主导的,设计的观念几乎不存在。这就是诺思后来的困惑,而哈耶克并没有给出参与人设计的存在空间。再者,单个参与人的特征作为一个类似惯例的制度传承、演变,但惯例是否影响参与人的行为?这是后来纳尔逊等人没有解决的。马克思很早就系统阐述了作为社会对个体的行为决定,但对个体的决定作用几乎轻视。鲍尔斯是个杰出的西方马克思主义者,深刻地认识到这一点。所以,鲍尔斯要做的,就是试图把这些看似对立的理论通过一个统一的框架调和起来。他寻求的桥梁就是卡尼曼和特维斯基等人发展的行为经济学,在卡尼曼等人看来,个体的偏好是内生于不同情景中的,框架效应说明了这一点;同时,个体依赖启发式决策,表现出理性的局限,这就给适应性参与人提供了微观的决策理论基础。在鲍尔斯看来,过去的演化模型以及NIE最大的问题就是给定偏好,无法解释异质个体参与人如何互动、进而演化出一个社会秩序。而如果依据行为经济学的理论,这个难题就能够得到解决。

 鲍尔斯的主要思路是:个体参与社会经济活动,但个体的偏好是异质的,并且可以通过后天学习来获得;个体又是处于不同的群体当中,作为群体的一员进行社会交往。有限理性的个体在组群内部以及组群之间行动,而无论组群内还是组群间都可能存在各种各样的利益矛盾,对这种冲突和协调需要某种规则,个体的社会互动形成了这种规则——即制度。因此,制度取决于个体的偏好。但这个过程是互动的,即制度反过来会影响个体的偏好,制度通过群体规范等形式来塑造个体的偏好,这就表现出社会对个人行为的决定。结果,在这种互动过程中,个体偏好和制度是共生演化的,个人和集体是相互作用的。当然,这种共生演化的过程中,一个重要的因素是群体的利益竞争,这类似生物种群的竞争。有效的制度赋予了拥有其的群体以相对更高的竞争力,同时路径依赖又会耗减这种竞争力优势,所以,在漫漫历史长河中,组群的兴衰和制度的创新、变异、传承和僵化等息息相关,而后者又和组群成员的偏好的演变息息相关。组群不过是种族、部落、国家或者其它组织的缩影,鲍尔斯正是通过建立在随机演化博弈模型基础上的一系列定量分析,深刻揭示了人类历史的发展和社会制度的变迁过程。

 当然,我不得不说,鲍尔斯的这部著作中,思想火花太多,涉及的主题异常丰富,使得一篇小小的译者前言根本无法概括其主要内容。要读懂鲍尔斯的这本书,不仅需要系统阅读NIE的文献,而且还要深入了解和研究古典博弈论和演化博弈论、行为和实验经济学、西方马克思主义经济学等经济学分支的思想和模型,更要掌握基本的随机过程知识。并且,鲍尔斯在书中引用了大量的文史哲经典著作段落和史料,使得一本严肃的科学著作看起来具备文学作品一般的美感。

 正因为如此,我在接手这部著作的翻译工作时,显得战战兢兢。但无论如何,我们尽了最大的努力。由于书的难度显而易见,翻译所遗留的遗憾在所难免,希望读者能够给出充分的批评指正,我们将在今后再版时及时予以纠正。

 本书第1-5章由江艇翻译;6-10章由洪福海翻译;第11章由我翻译;第12章由赵峰翻译;第13章由尹振东翻译;第14章及习题集等其它内容由我和曾涛翻译;杜茜茜做了部分初译工作。全书由我最后统校,文中可能存在的错误由我负责。

 特别感谢汪丁丁、叶航和罗卫东三位教授,不仅省却了我写导读的痛苦,而且还提供了一个非常优秀的参考译本,本书中一些重要术语就是从他们的译本中直接获取的。

 [日] 青木昌彦,2001,《比较制度分析》,中国发展出版社,中译本。

 [冰] 思拉恩?埃格特森,1990,《经济行为与制度》,商务印书馆,2004中译本。

[美] 理查德?R?纳尔逊和悉尼?G温特,1982,《经济变迁的演化理论》,商务印书馆,1997中译本。

[美]埃里克?弗鲁博顿,[德]鲁道夫?芮切特,2000,《新制度经济学——一个交易费用分析范式》,上海三联书店,上海人民出版社,2006中译本。

[美]安德鲁?肖特,1981,《社会制度的经济理论》,上海财经大学出版社,2003中译本。

汪丁丁,叶航和罗卫东(主编),金迪斯和鲍尔斯等著,2005,《走向统一的社会科学:来自桑塔费学派的看法》,上海世纪出版集团。

汪丁丁,叶航和罗卫东(主编),金迪斯和鲍尔斯等著,2006,《人类的趋社会性及其研究:一个超越经济学的经济分析》,上海世纪出版集团。

周业安,赖步连,2005,认知、学习和制度研究,《中国人民大学学报》,第1期。

周业安,2001,“关于当前中国新制度经济学研究的反思”,《经济研究》,第7期。

周业安,2000,“中国的经济转轨与中国的新制度经济学”,《经济研究资料》,第10期。
  评论这张
 
阅读(244)|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