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周业安的博客

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教授

 
 
 

日志

 
 
关于我

周业安,安徽绩溪人,先后毕业于江西景德镇陶瓷学院、浙江大学和中国人民大学,1999年获经济学博士学位,后留校任教至今。现为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西方经济学专业,行为和制度经济学、公司金融研究方向。

网易考拉推荐

古徽州早已不再宁静  

2007-02-20 09:53:03|  分类: 麦兜的唠叨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徽州这块土地人杰地灵,为什么会形成一种特定的文化模式,至今我也百思不得其解。按理说文化的发达应该得意于信息的交流,按照经济学的术语说,就是应该信息交流成本较低,并且信息的交流带来新知识创造的报酬递增路径。但这一点似乎对古徽州不是太适合。因为古徽州各主要地方大多比较封闭,身处山区,交通非常不便,早期只有通过水路才能到达杭州等地。徽商也是经由浙江出道的多。这样一个交流成本很高的山区怎会成长出一种特色文化呢?并且这种文化不仅孕育了大批杰出的思想家、文人;而且还孕育了许多政客、企业家。我一直对此困惑,但是又一直没有机会去沉下去研究。

不过那多是古徽州的辉煌了。我小的时候只能通过建筑、浮雕、牌坊、族谱、故事等等来认识古徽州的精髓。记得到那些大姓人家玩,还能看到过去皇帝的题字或者进士举人之类的“荣誉证书”,后来这些也看不见了。徽派建筑不用到处看,我们家的老房子就是一个代表。也不知道确切的房龄,反正除了墙,其他都是木头的,现代社会中最担心的就是火灾。房子的立柱全是老粗的大白果树,可惜木雕虽然一部完整的故事,人物缺都没了头颅,因为文革时候被砍掉了。我很早就对文革深恶痛绝,因为文革毁灭了我心目中的一种美好!

可是爸妈说,现在的山村也不再宁静了,因为要修什么高速公路,从宣城直通黄山。从信息成本的节约上看,毫无疑问,这是进步了。但我前面猜测,徽州文化的兴起可能和信息成本无关。那么这种技术进步是否会起到负作用呢?我担心的是,一种古老的宁静就想风一样飘散,后辈们从一出生,就只能记住钢筋水泥。还有对城市那种渴望而又恐惧的复杂心情。

有一个问题我一直搞不动,为什么把我们绩溪划归一个没有文化底蕴的宣州市?大概是八几年划的,从那时起这个问题就一直困惑着我,困惑着家乡父老。绩溪是古徽州一个重要的标志。只有不懂文化的领导才会做出这种愚蠢的政策。

自从绩溪划出去,就意味着古徽州文化作为一个文化概念的解体,被行政解体、宣布终结。想想这种事件太多了,行政官员一直扮演文化的杀手。

幸好我还存有美好的记忆。

 

  评论这张
 
阅读(99)|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