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周业安的博客

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教授

 
 
 

日志

 
 
关于我

周业安,安徽绩溪人,先后毕业于江西景德镇陶瓷学院、浙江大学和中国人民大学,1999年获经济学博士学位,后留校任教至今。现为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西方经济学专业,行为和制度经济学、公司金融研究方向。

网易考拉推荐

哈维尔的制度思想  

2007-02-20 14:39:03|  分类: 思想碰撞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对我来说,年已经过了。心思也该转到研究和思考上来了。我在想,什么可以表达春节后的第一次思想冲动呢?我想到了哈维尔,这个对人们来说可能既非常的陌生,又非常的熟悉的名字。

李慎之先生在《哈维尔文集》(崔卫平译)的序中概括了哈维尔的生平和人生哲学思想;徐友渔先生则以“存在的意义和道德的政治”为题对哈维尔的思想做了解读。

我是不懂哲学的,也觉得哲学太过深凹,不适合我这等中庸的智商。但我还是非常有兴致地读完了这本书。一个重要原因是,作为制度变革的实践者,并且也是一个极富思想和智慧的人,在书写着许多和制度研究有关的火花。其中最重要的一篇就是“无权者的权力”,单看题目就非常有意思。在一个小博文中根本无法详细解读长达53页的这篇文章。只能一步步谈一些体会。

哈维尔想要思考的是,在一个权力相对集中的社会中,那些没有权力的人如何表达自己的权力诉求?显然,这是一个关于老百姓的权力诉求的讨论,这种讨论经常被正统的经济学家所忽视,因为在这些经济学家看来,权力的诉求总是能够通过自愿交易(市场)来解决的。但哈维尔想要说的,就是在权力相对集中的时候,一个普通的老百姓根本就没有表达自己诉求的权力!这一点和奥尔森等人的理论一致。

哈维尔举了一个水果蔬菜商店的经理的例子。这个经理在洋葱和胡萝卜中间,安放了这样的标语:“全世界劳动者,联合起来!”哈维尔要解读的是,这个经理为什么要这么做?

在哈维尔看来,这个经理从来也没有认真思考过这个贴着的标语,这个标语也不是用来表达其真实想法的。放置这个标语,仅仅是领导的要求,并且很多年都是这样放的。如果经理拒绝,就会受到惩罚。这个标语的放置仅仅表达了经理这样的一个想法:“我,水果店经理某某,住在这儿并且知道我该干什么。我的行为符合人们期待的方式。我是可以信赖的和无可挑剔的。我是服从的,因此我有权力平安地留下来。”这个信息的收件人就是上级领导。因此,这块标语反映了经理的根本利益。

在哈维尔看来,这块标语等同于“我害怕因此我无疑地服从”,但这种真实的表达无疑会伤害经理的自尊和仅有的一点社会地位,因此,不得不采用一种更意识形态的方式,那就是换成前面那个更符合领导意图的标语。

所以,哈维尔指出了一个制度经济学中非常重要的缓解——意识形态的作用。诺思在其著作中已经明确指出,意识形态是制度变迁的重要力量;Acemoglu也指出,政治是理解制度变迁的关键。但哈维尔对意识形态的认识显然更生动,也更深刻。他写道:“意识形态是与世界联系的华而不实的途径。它给人们提供那种有关身份、尊严和道德的错觉,同时更容易地将他们和这东西分开来。作为某种超个人的和客观东西的储藏所,它使得人们既向世界也向自己欺骗自己的良心,隐藏自己的真实地位和他们不光彩的‘权宜之计’。....。因此,意识形态最初的辩解功能,成为提供给后极权制度的受害者和栋梁双方的一种幻觉:这制度是和人类秩序和宇宙秩序相和谐的。”《哈维尔文集》第53-54页。

(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138)|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