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周业安的博客

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教授

 
 
 

日志

 
 
关于我

周业安,安徽绩溪人,先后毕业于江西景德镇陶瓷学院、浙江大学和中国人民大学,1999年获经济学博士学位,后留校任教至今。现为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西方经济学专业,行为和制度经济学、公司金融研究方向。

网易考拉推荐
GACHA精选

给人以自由  

2007-02-13 21:21:05|  分类: 社会经济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把以前想的一个的粗线条的东东先写出来。

茅于轼先生曾经写过一本书,称给你所爱的人以自由。其实这是远远不够的。即使对你所恨的人,同样需要给予自由。自由实际上是不包含爱和恨的,自由就是自由,是一项人的基本权利,对所有的人都平等。所有的人都应该对其尊重。

通常我们总是谴责政府对个人的自由的干预,实际上作为一个老百姓,也经常不自觉的陷入对他人自由的干预。两个典型的例子。当城管在驱逐小贩的时候,很多人批评说,不应该剥夺小贩的经济自由。当人们这么说的时候,实际上不是对自由的真正理解,而是一种同情。如果城管不是驱逐可怜的小贩,而是驱逐一个有钱人,恐怕很多人还拍手较好呢。问题在于,是否小贩的经济自由在任何条件下都应该得到保护呢?其实不然。除非小贩实施其经济自由的行动不侵犯他人的自由,特别是更高层面的自由,否则干预是在所难免的。只不过干预的形式需要讨论。具体地说,假如一个小贩在马路上经营,就侵犯了行人的自由,甚至增加行人的风险,而生命权高于经济自由,此时就需要干预;同样的道理,如果小贩的经营侵犯了他人的健康权、休息权等等,也都需要干预。如何干预?一种是科斯式的谈判,但这很难,交易成本太高。还有是组成一个小贩协会,进行自律,比如内部规定摆摊不能影响路人和行路自由以及环境等;剩下的就是政府管制。我并不主张什么都需要政府管制。建立协会倒是很有必要。但结社自由不存在,这条路堵死了。就只能政府出来管制,一个次优选择。

我想要说的事,政府管制是否必要是一回事;对自由的保障是另一回事。很多时候一项具体的自由是相对他人而言的,当一个人享有某种自由,很可能剥夺了另一个人或者一群人的自由。这就需要确立对基本自由进行保障的基本规则,即基本权利法。但自由保障决不能引入同情等因素。弱势群体的保护不能以牺牲他人自由为代价。这就需要探讨正当的保障措施和方法。

以正义的名义经常会成为侵害他人自由的理由。比如,当某些权威指责别人研究成果是伪科学时,就可能会出现这种情况。科学来自猜想,猜想是一种言论自由。我们不能因为某些人的猜想而判定其伪科学。正当的方式是通过同主题的研究对这些猜想进行证伪,或者进行逻辑和观点的辩论。但千万要注意,没有人有权利判定被人的言论,除非这个言论侵害到你的利益。但是,如果某种言论侵害到你的利益,你也不能判定其伪科学,因为利益的侵害需要法律来判定。所以,当我们以正义的名义宣判的时候,实际上不自觉的在侵犯被人的自由,这个时候,还正义么?

  评论这张
 
阅读(103)|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