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周业安的博客

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教授

 
 
 

日志

 
 
关于我

周业安,安徽绩溪人,先后毕业于江西景德镇陶瓷学院、浙江大学和中国人民大学,1999年获经济学博士学位,后留校任教至今。现为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西方经济学专业,行为和制度经济学、公司金融研究方向。

网易考拉推荐

鲍尔斯的制度概念续  

2007-02-10 22:26:05|  分类: 思想碰撞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鲍尔斯的制度分析中,另一个需要关注的核心要素是偏好内生。在NIE中,通常假定一个给定的偏好,来讨论制度的相关问题。这实际上是一般的新古典经济学范式的延续。问题在于,新古典经济学并没有告诉我们,人们的偏好是怎么来的?自帕累托等人的早期工作,心理学就被排除出了经济学,偏好就剩下了一个客观选择结果的躯壳。显示偏好理论就为这个躯壳贴上了合法性的外衣。既便如此,把偏好固定起来分析制度问题是更困难的,这是因为制度和物品或者服务有很大不同,就在于制度本身是具有一定主观性的。比如法律,比如政治,比如习俗,等等,都是人们观念的某种凝结。所以,在讨论制度问题,不可回避主观偏好的变化。早期老制度经济学试图加入这些内容,凡勃伦、米切尔和康芒斯等人都曾探讨过心理学引入的可能性,但由于当时心理学本身面临行为主义的统治,不像现在认知科学和实验心理学那么发达,所以找不到合适的工具。科斯等人发展的NIE的贡献在于用一个新古典范式解决了制度的选择问题,或者说试图解决制度内生问题。而威廉姆森更是注意到NIE的缺陷,所以拉过西蒙的有限理性概念。但威廉姆森放弃了西蒙的认知科学的基础,所以威廉姆森的有限理性是一个木偶而已,起不了太大作用,哈特就干脆用充分理性来给不完全合同建模。所有这些都反映出NIE的制度分析在偏好给定下的贫乏。最早认识到这个缺点的是诺思。诺思很早就试图探求一种和心理学有关的制度分析途径。但结合得不成功。这可能是诺思不太关注心理学对经济学的真正冲击吧。鲍尔斯很早就注意到偏好内生的重要性,这与他一致研究和教授微观经济理论有关。因为行为经济学的兴起正是首先在微观经济理论中出现的。从这个角度看,研究制度的必须有较高的微观经济理论的素养。
  评论这张
 
阅读(85)|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